桂林人论坛

楼主: 青石山

花妖(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196

主题

1840

帖子

4041

积分

精华
19
魅力
1550
金币
207
注册时间
2010-3-5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1 08:5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温师傅问道:“叫什么名字?”

“孟青松。”

“嗯,好名字,很好记。”

“请问温师傅的名字?”

温师傅笑了笑,说:“他们都叫我毙马温。”

青松问道:“是不是大家觉得你像孙悟空一样厉害?”

温师傅说:“哪里啦。我总是和马主任对着干,我干不过他,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赶快避让,所以就叫‘避马温’。”

青松说:“我看你不像怕他的样子。”

温师傅说:“我是嘴上不怕他,心里面哪敢不怕他。你要知道,不怕官,只怕管,他随时都可以毙了我。”

青松笑道:“原来不是躲避的避,是击毙的毙。”

压机嗡嗡响了起来,温师傅戴上纱手套,从烘箱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立方体,对青松说:“这叫合成块。”然后从压机中拿出前面经过压机高温高压压制的合成块,把新的合成块放进去,按下工作按钮,压机就按照程序自动运行了。温师傅把拿出的合成块放到料斗上,用铁锤邦邦地砸开,里面是一个很多层黑白相间叠成的圆柱。温师傅一锤把它砸开成两半,上面散布着一些的白色斑点,闪着金属光泽。

青松问道:“哪里是金刚石?”

温师傅说:“别急。”把砸开的东西放到一个圆形凹槽里,用钢刷在上面来回刷锉,一下就腾起一些黑尘。温师傅拿在手里对着吹了一口气,上面脏兮兮的碳粉不见了,露出许多密密麻麻沙粒般大小闪闪发光的东西。温师傅把它递给青松,“这些就是金刚石。”

青松仔细的看了,说:“这么小!我还以为至少有黄豆那么大一粒的呢。”

温师傅笑了,说:“有黄豆那么大,就是宝石级的啦!我们这些是磨料级的。你想看大的也可以,那里有显微镜。”

青松把它拿到显微镜下面,看上面的镜头,是20倍的,调整焦距,上面的颗粒物清晰的显示在眼前,大多颗粒朝上的方向露出晶面,很透明,光彩夺目,其余部分完全被一层白色金属膜包裹。


“如果不放大来看,还真不知道是金刚石。”青松刚说,“我听说金刚石的晶体的形状都很规则的,什么六八面体呀十二面体的,怎么这些看不出来呢?”

温师傅说:“要酸洗以后才看得出来的。哪天带你去选型去看一看,那就看得清楚了,什么形状都有。”

青松看见自己的手指已经变得黑麻麻的,皱眉道,“哇,拿它一下手就黑了。”

温师傅笑道:“说得好听我是生产金刚石,说得不好听我们就是烧炭的。”

青松叹道:“那岂不是是‘两鬓苍苍十指黑’啊!”

温师傅说:“你说的是《卖炭翁》吧。我们这里卖炭的牛的不得了,胆子大的哪个身家没得几十上百万!就是我们这些烧炭的搞不克,又辛苦,又得不了钱。”

青松说:“不会吧,搞销售有那么厉害?”

“嘿嘿,”温师傅冷笑道,“你哪里知道这里面的名堂!我们车间有一个差点调去销售科的,后来被别人顶替了,如今在车间,和我们还不是一个鸟样。真是够霉的!”

青松问道:“是哪一个?”

温师傅说:“就是我们班的副班长,刀哥呗。”

一个三十岁出头膀大腰圆的壮汉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青松,问道:“新来的吧?身材那么好,会不会打篮球?”

青松说:“学过一段时间,打得不是很好。”

这时另一台机的机坑下爬上来一个衣服手脸沾满油污也是三十岁模样的人,壮汉问他:“一刀,搞定了没有?”

油污脸咧嘴一笑,说:“满哥,放心啦,搞定了。”

满哥说:“我们班现在来了一个会打篮球的大学生,你过来一下。”

油污脸说:“我去洗一下手洗一下脸马上过来。”去工具箱抓起一把木糠和洗衣粉跑出车间门口的水笼头洗手洗脸去了。

青松问道:“那是谁呀?”

“就是刚才我跟你提过的刀哥啊。”温师傅答道,又指着身旁的壮汉,“这就是我们的班长满哥。”

青松说:“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满哥好。”

满哥说:“大家一起在车间做事,以后都是兄弟,用不着那么客气的。你打什么位置的?”

青松说:“后卫。”

满哥说:“正好。前段时间我们分厂篮球队的后卫,就是财务科的朱出纳出事了,我们正缺一个后卫。”

温师傅说:“听说挨判了十年,是不是啊?”

满哥说:“好像是吧。”

“出了什么事?这么严重。”青松问道。

温师傅说:“他偷偷弄了分厂三十万公款去炒股,结果亏光了,这不挨了。”

满哥说:“这件事我们球队的中锋彪哥很清楚,讲出来也特别好笑。”

“什么事情特别好笑?”洗手回来是刀哥问道。

78

主题

8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精华
0
魅力
15137
金币
17310
注册时间
2010-5-27
发表于 2012-11-11 17: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总是和马主任对着干,我干不过他,

196

主题

1840

帖子

4041

积分

精华
19
魅力
1550
金币
207
注册时间
2010-3-5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2 08: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石山 于 2012-11-12 08:51 编辑

刀哥好。”青松招呼道。

刀哥说:“你好。你就是小孟吧,昨天听马主任提起过,长得好帅哦。”

满哥说:“他会打篮球,我们球队的后卫找到了。”

哦!那太好了。厂里的篮球赛就要开始,前几天金工分厂说这次要踩翻我们,这下他们又没戏唱了,冠军还是我们的。”刀哥说。

“你们球队是厂里的篮球冠军?”青松问道。

“蝉联好几届了。”刀哥说,“我们有满哥这个球王,谁见到都怕!”

“刀哥,刀哥,我的压机卸不了压了!”另一处有人在大喊。

刀哥赶快跑了过去,满哥也跟着过去。两人在那边急忙急火的折腾起来。

青松问:“温师傅,他们打篮球很厉害呀?”

温师傅说:“满哥厉害,他是我们整个厂篮球打得最好的,经常两三个人都防不住他。跳得又高,技术又好,力气又大,很猛的!”

“那刀哥呢?”青松又问道。

“刀哥就比不了他啦。不过别看他个子小,但灵活,速度快,在场上像泥鳅一样的钻来钻去,别人想看都看不住。他们两个配合得好,一个像一只豹子,一个像一只猴子,打起来蛮好看的。”

听温师傅这样描述,青松忍不住笑了起来,说:“我不是很喜欢打篮球,我喜欢踢足球。”

“刀哥也踢足球的呀,他是厂里足球队的。他们总是去外面踢球,我也没有去看过,听说球队的水平不怎么样。”温师傅说。

青松一听就来了精神,说:“那有空得和他好好聊聊。”

车间的走道传来骨碌骨碌的响声,四个女人推着手推车一个接一个来到车间,手推车上叠放着几十个不锈钢盘,盘里装满了合成块。一个女人在他们前面停下,叫道:“毙马温,把烘箱门打开,给你送料来了。”温师傅过去把烘箱门打开,女人往烘箱里放进了几盘合成块,把一个本子扔到操作台上,说:“160块料,签字。”温师傅在本子上签字,青松扫了一眼,是“温彬”。女人拿起本子,看了看青松,问温师傅:“这是你的新徒弟?”温师傅说:“是啊,是个大学生来的啵。”女人嘴一撇,说:“让人家大学生来学开压机,也不怕委屈了人家。”温师傅说:“不过是让他来锻炼一下而已。”女人说:“锻炼也得去好一点的地方去锻炼嘛,跑来学开压机,开压机有什么学法?这个厂净搞这些卵瞎掰事情!”说完去给其它机台送料去了。

“这是谁呀?”青松问道。

“组装房的杨阿姨。”温师傅说,“好凶的,千万不要惹她。”

“隆隆隆”,车间上面的吊车动了起来。一个胖子手持吊车的手操器,大喊道:“吊缸!15号机!”声音把整个车间都给震动。一下子,从各个机台中迅速冒出四五个人。他们分别从工具箱中操起大铁锤、大铜棒、钢丝绳、大扳手小扳手起子钳夹等等这些乱七八糟的工具,跟着吊车走向15号机。

“他们要干什么?”青松问道。

“他们是车间的上长白班的钳工。压机活塞的密封圈烂了,就保不了压。他们要把压机拆开,把活塞从缸体中拔出来,换上新的密封圈,就叫做吊缸。”温师傅耐心解释一番,青松听得似懂非懂。温师傅嘴巴一努,说:“刚才开吊车的那个就是大眼妹的老公老贺,是钳工班的班长。”

只见那几个钳工呼啦啦几下就把围着压机的防护挡板移开,拆掉压机上的油管、电器以及各种附件,套上钢丝绳用吊车挂住。一人挥起长长的铜棒重重地击打连接处的销轴,砰砰的金属撞击声回荡在整个车间。过了一会儿,一个人双手握着铜棒,让一端紧靠销轴,另一个人挥舞着大铁锤,连续用力的砸铜棒的另一端,巨大的撞击让车间的地板为之抖动,邦邦的声音刺痛耳膜。不过一两分钟,挥舞大铁锤的人就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放下铁锤,坐到一旁歇息去了。另一个人抓起大铁锤接着打。

青松看得是心惊肉跳,叹道:“哇!他们好猛啊!”

温师傅说:“那个锤子是十八磅的,不是那么容易耍的。”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打销轴的声音停止下来。

“满哥,刀哥,这里有根硬骨头好难啃,你们过来一下啊!”老贺喊道。

满哥和刀哥走了过去。满哥操起铁锤就打,声音巨大,像要爆炸了似的,光听声音仿佛就有千百斤的力气。满哥打了一阵,放下铁锤歇一口气。刀哥走过去,说:“轮到我上啦。”满哥摆摆手,说:“等一下,我要搞定它。”刀哥笑道:“不给我捡死鱼仔啦。”满哥说:“这死鱼仔不给你捡啦!大家帮数一下,十锤!十锤我一定把它打出来!”说完,深吸一口气,大喊一声“一”,一锤重重的打了过去,“二”,又一锤打了过去,其他人也跟着大声数了起来“三”“四”……最后一声“十”,话音刚落,随着一声炸响,一根销轴从压机中飞出,撞到两米外的防护挡板,哐啷啷一声,防护挡板被撞翻倒到地上。众人齐声欢呼:“满哥厉害!满哥威猛!”满哥哈哈大笑,把铁锤往地上一扔,接过老贺递上的烟,坐到凳子上美美的吸起来。

78

主题

8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精华
0
魅力
15137
金币
17310
注册时间
2010-5-27
发表于 2012-11-12 08:5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锻炼也得去好一点的地方去锻炼嘛,跑来学开压机,开压机有什么学法?这个厂净搞这些卵瞎掰事情!”说完去给其它机台送料去了。

112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精华
27
魅力
3613
金币
365
注册时间
2009-1-11
发表于 2012-11-12 09: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人挥起长长的铜棒重重地击打连接处的销轴,砰砰的金属撞击声回荡在整个车间。过了一会儿,一个人双手握着铜棒,让一端紧靠销轴,另一个人挥舞着大铁锤,连续用力的砸铜棒的另一端,巨大的撞击让车间的地板为之抖动,邦邦的声音刺痛耳膜。不过一两分钟,挥舞大铁锤的人就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放下铁锤,坐到一旁歇息去了。另一个人抓起大铁锤接着打。

196

主题

1840

帖子

4041

积分

精华
19
魅力
1550
金币
207
注册时间
2010-3-5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3 08: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到中午的时候,刀哥拿着一张纸条和笔走了过来,说:“打饭了打饭了,炒个什么菜?”温师傅说:“我要一个青椒西芹炒牛肉。”说完从口袋中掏出五块钱递给刀哥,刀哥找回他一块五,然后在纸条写上。然后问青松:“小孟,你点什么?”青松问:“中午也要在车间吃饭吗?”刀哥说:“我们是三班倒的,两个白班两个中班两个夜班,然后休息两天。白班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两点,中班下午四点到十二点,夜班从夜里十二点到第二天八点。你要记住了,今天是我们班的第一个白班,不要弄错了。上班的时候要在车间吃饭,不能随便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青松说:“哦!炒个什么菜好呢?有什么菜呀?”刀哥说:“我就是在厂大门口外面的快餐店打的,有腐竹肉片,西红柿炒鸡蛋,豌豆炒腊肉,麻婆豆腐……”青松说:“我要一个豌豆炒腊肉吧,多少钱?”刀哥说:“全部都是三块五。”青松把钱给了刀哥,刀哥也记了下来。走到大眼妹那里,问道:“大眼妹,今天吃什么?”大眼妹说:“我不想吃饭,我要二两米粉,多放酸,不要辣椒。”把准备好的两块钱递给刀哥。刀哥又问:“就二两米粉?要不要加点什么?”温师傅大声说:“外加一根油条两个卤蛋!”大眼妹一听生气了,从料斗上抓起一块垃圾砸了过去,骂道:“你这个死毙马温!看我不打死你!”刀哥笑着走开了。温师傅笑道:“大眼妹,真的给老贺说对了,是个仔,酸儿辣女嘛。”大眼妹嘴一翘,说:“关你什么事?不理你了!”


等刀哥打饭回来的时候,上正常班的人已经下班,整个厂区安静了许多。刀哥把盒饭分发下去,满哥对青松说:“小孟,和我们去车间门口外面吃饭。”青松与满哥刀哥走出车间门口。满哥把三个装菜的快餐盒打开,放到一张长椅上,又从另一个塑料袋中抓出一瓶啤酒,用打火机一翘瓶盖,噗的一声就打开了。满哥把啤酒倒进三个纸杯里,看酒瓶里还剩了一些,一仰头就把它喝了。他端起其中一杯,说:“来,把酒端起来。”青松和刀哥拿起酒,满哥对青松说:“车间规定上班时间不许饮酒,我们两个正副班长代表整个班组,为了表示对你到来的欢迎,就意思意思一下,以后找个机会大家再好好的聚一聚。”青松说:“你们太客气了。”满哥说:“干杯。”三人的端起纸杯轻轻碰了一下,仰起脖子,一口干了。满哥说:“招呼不周,请多担待。”青松说:“多谢领导,请多关照。”刀哥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说:“你们两个,说起假话来一本正经,面不改色心不跳,真有大将风范,领导气质。”满哥和青松也笑了起来。刀哥又说:“曹操与刘备是青梅煮论英雄,今天你们是盒饭啤酒也风流。”满哥说:“当着别人重点大学的高材生的面,你就不要显摆你那点文学知识啦!”青松说:“刀哥说的是挺好的。不过我既不是重点大学的高材生,更不是什么英雄。但满哥确实很有英雄气概,配得上英雄的称号。”满哥说:“你太谦虚了,以后我们可能还有很多需要你帮忙的地方。”青松说:“你这是说哪里的话。”满哥说:“好,我们先不扯那么远,吃饭。”三人坐在凳子上,把饭吃了。

吃过饭,满哥刀哥都点起烟,问青松抽不抽烟,青松说不会。刀哥说:“还是不要抽的好。我现在想戒都戒不了。”满哥说:“戒什么戒?你又不喜欢喝酒,刚才那一杯是我看见你最爽快的一次,以前你哪一次不是叽里咯嘞的?叫你喝酒就像让你和毒药一样!我就不相信你能连色都戒了!那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刀哥说:“我酒量太差,也就是一杯啤酒的量,再多就醉了。你看,我的脸已经红了。”青松一看,刀哥的脸果然是红通通的。满哥对青松说:“他这人什么都蛮好,就是喝不了酒,让人特别遗憾。”青松说:“脸红也不代表喝不了酒啊。”满哥说:“这一点倒是不假。他确实喝不了酒,喝两杯啤酒就要倒到床上睡觉。”青松说:“这是血液中缺少乙醛转化酶乙醛转化酶可以把把酒精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刀哥说:“难怪我看你们喝酒像喝水一样,原来是血液里面这种什么乱七八糟的酶多。不是我怕醉,也不是不爽快。我别说能像你们能喝个五瓶六瓶,就是能喝两三瓶,我就敢大杯大杯的跟你们干,醉了就醉了,怕个鸟!可是我喝两杯就醉得像死狗一样,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卵喝法?”满哥说:“说的也是。以后我就不逼你喝酒了,你想喝就喝,不喝拉倒。”刀哥说:“这可是你说的。以后你们喝酒我就喝可乐,可以吧?”满哥说:“哎呀!到时你想喝什么就喝什么,我才懒得管你。”刀哥说:“这样我就放心了。”满哥说:“厂里篮球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下班以后去篮球场先练一下,你们看怎么样?”刀哥和青松都点头说好。

129

主题

1030

帖子

4369

积分

精华
1
魅力
11
金币
111
注册时间
2012-4-8
发表于 2012-11-13 18: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好看,好长一下看不完。

196

主题

1840

帖子

4041

积分

精华
19
魅力
1550
金币
207
注册时间
2010-3-5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4 08: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石山 于 2012-11-14 11:00 编辑

非常感谢令公山、老姚、二妮的支持与关注!
       下班后三人换上球衣球鞋来到篮球场,球场没有其他人,他们自己投篮玩耍起来。没过多久,手脚都活动开了,身体开始发热。满哥拍着球,说:“小孟,你来防我。”青松迎上前去。满哥左手带球从篮筐侧面快速往前,青松紧贴过去,满哥左手一拉球,一个转身,把青松挡在身后,自己面对篮筐,轻松投篮入筐。他拿起篮球,说:“再来一次。”他带球再次冲过来,青松还是贴了过去,等他带球转身的时候,青松一个滑步,依然挡在他的前面。他双手举起篮球往上一晃,青松马上跳起封盖,哪知这是他的假动作,等青松下落的时候,他再跳起投篮,打板入筐。青松摇摇头,说:“唉呀,吃假动作了。”他说:“再来一次。”这一次他把篮球往上连晃了三次,青松都不跳,等他跳起来,青松马上跟着跳起来封盖。球没有入筐,但落下来又被他抢了篮板,再投又进了。青松连连摇头,说:“我防不住你。”他说:“你的反应很快呀!就是太斯文了一点。我来教你几招实用一点的技术。”说着就手把手的教青松如何卡位,如何抢位,如何干扰对手投篮,如何保护自己。青松感到他教的这些东西并不太难,但确实很有效,就说:“想不到满哥不但球打得好,还是一个好教练。”刀哥说:“这给你说对了,他十七岁时就成为了一所中学的体育老师。我刚进厂的时候球打得也很烂,后来也是跟着他慢慢学,还是有蛮大的进步的。”青松有些惊讶,说:“满哥原来是体育老师呀,怪不得如此了得!”心里面不禁多了几分疑惑:“一个体育老师怎么会来到工厂上班的呢?”满哥足足教了半个小时,觉得差不多了,把球扔给在一旁观看的刀哥,说:“一刀,你来进攻,让小孟防守看看。”刀哥拍着球,看着青松,说:“准备好了没有?我来了啵。”青松心想:“满哥虽然身高与我差不多,但他比我壮,弹跳比我好,我防不住他也很正常。刀哥比我矮半个头,也没有多壮,我就不信我防不住他!”于是摆好架势,说:“来吧!”刀哥带球快速冲过来,青松并没有迎上去,而是站在原地不动,等着刀哥三步跳起来的准备上篮的时候,他才跳起扑过去封盖。两人的身体在空中发生碰撞,青松身体一下就失去平衡,落下去噔噔退了两步,眼看着篮球入筐。青松暗自惭愧,心想:“刀哥的爆发力不小,小看他了。”心里很不服气,说:“再来!”这次刀哥带球过来,他马上贴了过去,刀哥举起球往上一晃,青松不动,刀哥跳起投篮,青松跳起一掌把给球打飞了。“好帽!”满哥赞道。刀哥看着青松,有些尴尬的说:“可以啵,竟然盖了我的帽。我就不信,再来一次。”刀哥带球急冲过来跳起,青松马上跳起封盖,刀哥空中一个拉杆,换到篮筐的另一边勾手上篮,青松也伸出左手过去,但是慢了半拍,球还是打板入筐。青松遗憾地说:“差一点点就盖住了。”刀哥笑道:“太过分啦,老想送我火锅,没有那么容易的。”满哥说:“小孟,你能盖他一个帽,说明防守能力很强啦!在这个厂,能盖他的帽的没几个,连我想盖都很难盖得了。”刀哥说:“小孟确实打得好,比起朱出纳来要强不少。”青松说:“刀哥,还真看不出,你的力量还挺足的啊!”刀哥说:“经常在车间干体力活,耍铜棒,舞大锤,哪个没有点死力气!”青松说:“我今天看你们打大锤,看着心里就有些害怕。”刀哥说:“我当初看别人打心里也害怕,后来自己打了几次,慢慢就熟练了,也没有什么的。”青松说:“让我打我还真的不敢打,我怕打偏了打着别人。”刀哥说:“这你就放心啦。到时候会有人教你的,不会让你打到人的。”

不知不觉就到了六点,潮水般的下班人流从篮球场旁的道路往宿舍区涌去。一个五十来岁笑容可掬的人在球场外面喊道:“罗满弟。”满哥应声走了过去,亲切的叫道:“吕主席。”吕主席说:“听说金工分厂来了几个实习的技校生,球打得蛮好,其中有两个还是校队的。今年你们想要再拿冠军,看来有点悬了哦。”“怕什么!”满哥指了指青松,说:“我们这里还来了一个本科生咧。”吕主席远远打量了一下,问:“球打得怎么样?”满哥说:“嚯!进厂队没有半点问题。”吕主席笑道:“你真的那么有信心?”满哥说:“主席,你放心。冠军还是我们的。”吕主席说:“那我就等着看好戏了。”满哥问道:“主席,什么时候开赛?”吕主席说:“快了。”说完就离开了。

“那是谁?”青松问道。

“我们厂的工会主席。”刀哥说,“厂里的篮球赛就是由他来组织的。”

满哥回到球场,说:“吕主席说金工来了两个校队的技校生,不知道水平怎么样?”

刀哥说:“等一下应该也会来球场的吧?我们看看到底是谁。”

78

主题

8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精华
0
魅力
15137
金币
17310
注册时间
2010-5-27
发表于 2012-11-14 19: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我喝两杯就醉得像死狗一样,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卵喝法?”

196

主题

1840

帖子

4041

积分

精华
19
魅力
1550
金币
207
注册时间
2010-3-5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5 08: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令公山兄鼓励。

没过多久,穿着球衣球鞋的人陆陆续续来到球场,有的还带来自己的篮球。一时间,球场的两个篮筐下都站满了人,好几个篮球一个接一个的砸向篮筐。满哥提议说:“我们斗牛吧。”大家都同意了。满哥把刀哥和青松拉到身边,说:“我们三个一边,你们自己组队。五个球,谁输谁下,哪一队先上?”马上有三个人出来迎战,其余的人马上退出场外观战。另一个篮筐下面的人看他们这边开始斗牛,也跟着分组打了起来。对手并不是很强,青松觉得打起来很轻松。其他队上上下下轮了轮了几遍,他们依然还继续留在场上。满哥说:“我们下去休息一下吧,要不然人家打起来就没得味道了。”结果当对方投进第五个球的时候,别的队伍也都跟着欢呼起来。


他们来的场边的水泥围栏下坐下,满哥指着另一个半场正在打球的人对刀哥和青松说:“你们注意看那边的7号和15号,打得蛮好的。估计就是金工的那两个校队的技校生。”


青松看那两人,十八九岁的年纪,身材和自己差不多,技术好,速度快,投篮也准,估计自己和他们有得一拼。


青松说:“他们应该打不过我们吧?”


满哥说:“金工还有三个厂队的老球员,一个主力中锋,一个主力后卫,还有一个以前的主力前锋,虽然这几年状态下滑,但和一刀一样是厂队的替补,插板篮奇准,防不胜防。如果这两个再加进去,我们的确是蛮难打。”

刀哥说:“怕什么!有你在,我就不相信我们搞不翻他们。”

满哥说:“我要好好想想哪子打先。以前阵地战他们占上风,我们就打快攻,最后他们不是节奏被打乱,就是被我们拖垮,所以我们能赢。现在他们来了两个速度快,体力好的小伙子,我们再和他们打速度,还能不能占到便宜?”刀哥和青松答不上来,沉默不语。满哥紧盯着那两个小伙,锐利的目光像剑一样似乎想把他们给穿透。

篮球场篮筐后面隔几米有一排柏树,柏树围着一大片草地,草地中间有一个圆形的假山水池,假山上有一个小喷泉在不断的往外喷水。草地另一边就是厂办公楼,整个厂的各个重用部门的办公室都在这栋楼里,此时已经门窗紧闭,大门紧锁。几个初中生模样的少年在草地上踢球,他们的欢闹声吸引了青松。正巧,他们踢出的皮球从柏树之间飞出,朝青松滚了过来,青松马上站起来用脚停住了皮球。少年们喊道:“叔叔,请把我们的球扔过来。”叔叔,这样的称呼青松是第一次听到,心里一愣。这些中学生比自己小不到十岁,自己在学校读书的时候遇见这样年龄的中学生都是叫自己“哥哥”,如今一进工厂参加工作,马上就变成了“叔叔”,变化真大啊!他扬脚一脚把球踢了回去。球从柏树中穿过,打在草地中间的水池的边沿上,高高弹起到空中,少年们都惊叹起来。

“你也会踢足球?”刀哥问道。

“是啊。”青松答道,“我是我们系足球队的正选前锋。”

“这么厉害的呀!哪天我和国部讲一下,下一次去踢球的时候叫你一起去。”刀哥说。

“谁是国部?”青松问道。

“国部就是就是总厂财务部的部长。”刀哥说,“是我们厂足球队的队长兼教练。”

“国部长?”青松笑了,说:“和国防部长就少了一个字。”

“我们原来也开玩笑叫他国防部长,他不许这么叫,我们就不敢叫了。”刀哥说,“我刚来的时候总厂这些部门都是‘科’,后来改成‘处’,如今变成‘部’。说是采用什么新的管理理念,其实还不都是换汤不换药,图一时新鲜,过后还不照样是老样子。”

青松笑道:“这样称呼级别就提高了啊。估计他们听起来心里特别舒服。”

刀哥说:“他们不会那么幼稚吧?”

“幼稚?”青松忍不住笑起来,“你怎么用这个词?”接着解释起来:“大凡做领导的人,都是比较好面子的。假如几个兄弟单位在一起聚会,一个厂的称呼是‘赵科长、李科长’,另一个厂的称呼是‘王处长、孙处长’,称呼‘科长’的就觉得吃了亏,脸上无光。如果他们听到另外厂的称呼是‘部长’的时候,都觉得吃了亏,丢了面子,回去后肯定都要求把称呼改成‘部长’。这样一来,大家都是‘部长’。以后再在一起,地位就平等了,心理也平衡了。”

112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精华
27
魅力
3613
金币
365
注册时间
2009-1-11
发表于 2012-11-15 09: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扬脚一脚把球踢了回去。球从柏树中穿过,打在草地中间的水池的边沿上,高高弹起到空中,少年们都惊叹起来。

(他一脚把球踢了回去……)

78

主题

8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精华
0
魅力
15137
金币
17310
注册时间
2010-5-27
发表于 2012-11-15 09: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工还有三个厂队的老球员,一个主力中锋,一个主力后卫,还有一个以前的主力前锋,虽然这几年状态下滑,但和一刀一样是厂队的替补,插板篮奇准,防不胜防。如果这两个再加进去,我们的确是蛮难打。”

196

主题

1840

帖子

4041

积分

精华
19
魅力
1550
金币
207
注册时间
2010-3-5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6 08: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石山 于 2012-11-16 08:31 编辑

谢谢老姚,“扬脚”二字确实是多余。谢谢令公山兄。

刀哥笑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想不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名堂,看来你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

“想当然尔。实际情况是不是这样,我也不清楚。”青松说,“中国人是很讲究称呼的。像秦王嬴政统一六国,就觉得自己是古往今来最牛的人,比上古时的五帝强多了,就给自己封了个‘皇帝’。因为他是最先用‘皇帝’这个称呼的,就叫‘始皇帝’,梦想自己的子孙后代二世三世乃至千秋万世都是皇帝,哪知道传到秦二世就给刘邦项羽给灭了。”

刀哥笑道:“用北方话来说,秦二世这个人本来就点‘二’,又摊上这个‘二’,这不是倒霉催的吗?能不挨灭吗?”

青松哈哈大笑起来。满哥问:“你们在讲什么?这么好笑?”

青松说:“我们在聊人的称呼问题。”

“称呼?”满哥很是疑惑,“哪个的称呼那么好笑?”

青松说:“比如以前叫别人‘老板’,别人会很高兴。现在叫别人‘老板’,那人听了就不见得高兴了。为什么呢?因为‘老板’这个称呼如今让人有一种暴发户的感觉,而且连开米粉店快餐店的也都叫做‘老板’,那些财大气粗的大老板听了心里面哪会爽,所以就改成‘董’啊‘总’啊这样的词了。”

满哥笑道:“你别说,还真是这样的。以前去饭店吃饭都叫饭店的服务员‘小*’,后来叫服务员做‘小*’,她们就生气了,大家就改成‘小妹’。”

三人都笑了起来。刀哥说:“这‘姐’和‘妹’的区别是蛮大的哦。要是饭店服务员年纪蛮大,像小孟这样的小伙子也叫她‘小妹’,你说她是心里乐开了花,还是尴尬得要命?”

满哥说:“可以叫大姐的嘛。”

青松说:“还是英文方便,学会迷死、泪滴这两个单词就得了。而且用法也简单,见到洋妞,年轻的你就个个迷死,年纪大的你就让她们统统泪滴。”

满哥刀哥哈哈大笑。满哥说:“那些鸟语我们听不懂 。

注:小*如今竟然属于不良信息,绝倒!

78

主题

8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精华
0
魅力
15137
金币
17310
注册时间
2010-5-27
发表于 2012-11-16 11: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在聊人的称呼问题。”

78

主题

8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精华
0
魅力
15137
金币
17310
注册时间
2010-5-27
发表于 2012-11-17 08:35: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英文方便,学会迷死、泪滴这两个单词就得了。而且用法也简单,见到洋妞,年轻的你就个个迷死,年纪大的你就让她们统统泪滴。”

196

主题

1840

帖子

4041

积分

精华
19
魅力
1550
金币
207
注册时间
2010-3-5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7 08: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令公山兄。

第二天上班,温师傅一边开机,一边向青松讲解压机的操作规程与注意事项,从空程前进、充液、超压、加热、保压、卸压到回程的全部步骤,青松都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当温师傅讲到顶锤与裂锤放炮的时候,这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顶锤的材质是硬质合金,很小的顶面可以承受巨大的压力。每台压机有六个顶锤,这六个顶锤在六个液压活塞上千吨的压力的推动下,挤压合成块形成一个高压腔,再通过大电流加热,就形成了金刚石生长所需要的高温高压环境。有些顶锤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就会开裂,出现细裂纹,这就是裂锤。裂锤时会发出“叮”的一声脆响,这时必须马上停机,经过几十秒钟,腔内的温度就会迅速冷却下来,然后紧急卸压,检查是哪一个顶锤开裂,再告诉班长。他们会取下裂锤,换上新的顶锤,重新校正,这才可以继续工作。如果裂锤没有被发现而继续工作,细裂纹就会扩大发生碎裂崩塌,这就是塌锤。一旦发生塌锤,密封能力就会极大下降,腔内处于高温高压熔融状态的石墨与触媒合金如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发出一声的巨响,这就是放炮。

“放炮的声音有多大?”青松问道。

“谁要是放一炮,全厂都听得到——和炸弹差不多吧。”温师傅说,“原来有个退伍军人来这里上班,还没有听过放炮的声音。一天走在中间的过道上,正好旁边的压机放了一炮,他条件反射,一下就趴倒在地上。等他抬起头四处观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发现别人都跑出来看他,个个笑得前仰后合。他这才爬起来,骂道:‘他娘的,这家伙比炮弹的威力还要大!’这件事情一下就传遍了整个分厂,大家笑了几天。”

“放炮会炸伤人吗?”青松问道。

“这个不要担心,这么多年还没有听说有人挨放炮炸伤。”温师傅说,“在超压保压的时候不要靠近主机就行了。”

“还有哪些关于放炮的故事,说来听听。”青松说。

“这就多了。”温师傅说,“以前有个女的,开的压机放了一炮,笑了笑,很无所谓的样子。几天后又放一炮,脸马上沉了下来,不说话了。谁知道没过几天又是一炮炸响,这下她再也受不了了,放声大哭。让大家劝也不是,笑也不是。唉,想起来我们这些开压机的也是蛮凄凉的。”

“是吓哭的吗?”青松问道。

“开过压机的人,哪个心理素质不好得很?能吓得哭?”温师傅说,“放一炮,一般至少裂三个锤以上,弄不好六个锤全军覆没。一个顶锤价格一千多,裂一个锤扣压机工五十块,放炮裂的锤翻倍,就是一百块一个。一个月压的料单产高质量好不裂锤工资也就一千块,放两炮那个月就是白干,再来一炮工资就变成负数,还得在今后的工资里面扣。另外,车间主任和班长还会责怪你开机没开好,让车间的锤耗超标——谁碰了能不难过?”

“都是因为塌锤引起的吗?”青松问道。

“引起放炮的原因很多的,塌锤只是其中之一。”温师傅说,“顶锤没校正,行程没校好,同步没调好……这些都会引起放炮。最难搞的是合成块的本身出了问题,那谁都没有招,你做得再好也没用,无缘无故就来一炮,谁碰上谁倒霉。因为合成块外面都是叶腊石,而叶腊石是一种矿物,每一批的成分与杂质是很难一致的,这样它们的密封性能就会不一样,密封性能差的就很容易放炮。”

“你懂得还挺多的嘛。”青松说。

“这些都是刀哥告诉我的。”温师傅说,“他说的这些是有点道理的。我按他说的去做,确实很少放炮。我们班的锤耗也是所有班组最低的。”

“刀哥还有一套的嘛。”青松问,“那他自己开机怎么样?”

“他开机还是可以的。”温师傅笑道,“可他以前带出的一个徒弟就不怎么样了。竟然在一轮班里放了三炮,就得了个‘三炮’的外号,现在在另外一个班。原来刀哥是那个班的班长,后来才调到我们这个班来做副班长的。”

“因为什么把他调过来的?”青松问道。

“犯错误了呗。”温师傅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鬼头鬼脑四下张望,见其他人都离得蛮远,就把刀哥犯错误的经过在青松面前给抖了出来。

112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精华
27
魅力
3613
金币
365
注册时间
2009-1-11
发表于 2012-11-17 09: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谁要是放一炮,全厂都听得到——和炸弹差不多吧。”温师傅说,“原来有个退伍军人来这里上班,还没有听过放炮的声音。一天走在中间的过道上,正好旁边的压机放了一炮,他条件反射,一下就趴倒在地上。等他抬起头四处观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发现别人都跑出来看他,个个笑得前仰后合。他这才爬起来,骂道:‘他娘的,这家伙比炮弹的威力还要大!’这件事情一下就传遍了整个分厂,大家笑了几天。”

有生活……

78

主题

8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精华
0
魅力
15137
金币
17310
注册时间
2010-5-27
发表于 2012-11-18 08: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引起放炮的原因很多的,塌锤只是其中之一。”

78

主题

8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精华
0
魅力
15137
金币
17310
注册时间
2010-5-27
发表于 2012-11-18 08:3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生活……

196

主题

1840

帖子

4041

积分

精华
19
魅力
1550
金币
207
注册时间
2010-3-5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9 08:5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石山 于 2012-11-19 09:08 编辑

谢谢老姚与令公山兄!

原来几年前分厂走了一些工人,就从技校招了十多个学生,其中有七八个女生,全部都放到分厂的两个单晶车间学开压机。马主任管的二车间缺人较少,就挑了一男二女过来。其中一个名叫陆莉的姑娘身材高挑,最为漂亮,一下就吸引了车间众多未婚男子火辣辣的目光。偏偏这陆莉是个冷美人,生性高傲,不苟言笑,一副冷冰冰的面容让许多人心生忌惮,不敢贸然出手。

一天,三炮对刀哥说:“师傅,那个新来的陆莉长得蛮可以的啵!想办法让她来我们班吧。”

刀哥说:“那个女那么翘,好难撩的。”

三炮说:“听说她在桂林有个亲叔叔,和厂长的关系还不一般哦。”

刀哥说:“那你更加没得戏唱了。”

三炮说:“师傅,你莫小看人!”

刀哥说:“讲你又不信。你如果去撩她就是自讨苦吃。”

三炮不服气地说:“要是我能请她出去吃饭,你能帮出钱吗?”

刀哥笑道:“可以。要是你请她不去你就请我吃一顿,怎么样?”

三炮犹豫一下,说:“如果你输了请全班人吃一餐的话,我就和你打这个赌!”

刀哥看了看三炮,说:“可以。我就看你有什么招能请得动她出去吃饭。”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三炮这小子动起了歪脑筋,还真给他想出个办法来。原来刀哥的班里一年前来了一个叫陆若琳的姑娘,相貌清秀,性格灵巧热情,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喜欢。虽然她已有男友,让很多人暗叹无缘,但大伙依然对这个俊俏的姑娘喜爱有加。三炮早就打听到陆莉与陆若琳是同乡,而且两人以前是认识的。就跑去跟陆若琳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通,陆若琳竟然答应了,跑去跟陆莉说,班里聚餐,请她来吃饭,陆莉竟然也答应了。

几天后三炮得意洋洋地跟刀哥说:“师傅,陆莉已经答应跟我们出去吃饭,你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刀哥很是惊讶,不大相信地看着三炮,说:“你说的是真的?”

三炮说:“我敢骗你吗?如今她已经答应了,你就看着办吧。”

刀哥挠了挠头,问道:“你是怎么请动她的?”

三炮嘿嘿一笑,说:“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她答应了就是。”

刀哥说:“你要是不说出来我就不请了。”

“啊?”三炮急了,“想不到师傅你也会耍赖毫!”

刀哥说:“哪个耍赖毫?只要你讲出哪子请动她的我就请这一餐。”

三炮没法,只好把他与陆若琳如何请陆莉的事情经过说了出来。刀哥听罢摇头苦笑,说:“这种欺师灭祖的事情你也干得出来!”

三炮得意的笑了,说:“师傅,我们整个班都在等着你请客哦。”

几天后刀哥请全班的人去外面的小餐馆吃饭,陆若琳果然带着陆莉来了。席间陆莉还是老样子,不怎么理别人,只跟陆若琳久不久小声说几句。不过一个班的人还是喜笑颜开,吃得很开心。刀哥心想:“就当我请全班人吃一餐吧。何况请大家吃一餐也是应该的。”他本以为这就事情就此结束,然而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下一轮班刚上班不久,三炮见到刀哥,说:“师傅,今天早晨上班的时候海马拦住我,问是不是我请陆莉吃饭。我说不是我请的,是你请的。他说陆莉是分厂领导特意为他安排来的,谁也不能撩。谁要是敢撩,他就对谁不客气。”

刀哥一听大怒。你道这海马是谁?就是车间的副主任。此人能力平平,但对马主任是言听计从,鞍前马后处处奉迎,颇得马主任的欢心。半年前马主任把他举荐为车间副主任,车间内部顿时议论纷纷。当时的车间总调度王哥随后就办了离厂手续。王哥在外面办了一个电脑的游戏室,可以十多台电脑联网玩游戏,生意还蛮红火的。此时网吧刚刚开始,他就出去专心办网吧去了。王哥的维修水平当时是整个分厂公认为最高的,也与马主任一样属于金刚石分厂元老级的人物,包括满哥刀哥这些人最初的维修技术也是从他身上学来的。王哥为人诙谐爽快,但也精明搞怪,有时为作弄别人常常想出一些匪夷所思的鬼点子来。帮人起外号更是他的拿手好戏,比如“毙马温”“一刀”“三炮”等等这些外号最初都是从他嘴中喊出然后流传开来的。他对马主任是知根知底,偶尔还笑着跟大家说一些马主任以往的事情。马主任对他就不大满意了,但也无可奈何。刀哥也隐约感觉到他们之间的不和谐,但怎么也想不到海马会成为副主任,因为车间比海马强的人多得很。在刀哥的心目中,满哥就是除王哥之外的最佳人选。这海马成为车间副主任之后,腰杆壮了,气也粗了,买了一部手机,故意在人多的地方一边走一边大声打电话。有其他分厂的人见了,就问刀哥:“那个拿着手机牛逼哄哄大声打电话的就是你们的车间副主任?”看着别人鄙夷的口吻,刀哥很是尴尬。海马到了车间,更是处处指手画脚,别人都看在马主任的面子上,都让着他。刀哥性格急躁,哪里忍受得了,并不买他的帐,渐渐两人互相都瞧不对眼了。

一听海马如此威胁,刀哥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哪里按捺得住,对三炮说:“哪有这个道理!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分厂领导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说不能撩,我偏要撩给他看!”

三炮连忙摇手,说:“师傅,这不关我的事。”


见三炮是这样的态度,刀哥冷静下来一想,看来自己是要惹祸上身了。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食言岂是男儿所为?于是横下一条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大不了一走了之,有何惧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广告合作|小黑屋|网站客服|法律声明|Archiver|论坛APP| 桂林生活网

桂林生活网(Guilinlife.com)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iscuz! ( 桂B2-2004000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桂林人论坛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