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人论坛

查看: 1806|回复: 0

是什么让人们对古代墓穴趋之若鹜?

[复制链接]

7

主题

142

帖子

475

积分

精华
0
魅力
0
金币
55
注册时间
2011-8-3
发表于 2018-6-7 17: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adc563b-64a5-4f9e-b5bd-52927ed4ea75.jpg
明朝末年,天下大乱。盗贼纷起。
湘西一个小小的山村之内。
一座破陋的茅屋四处漏风。
这小小的山村只有五六户人家。
每一户人家都相去甚远。足足有几十丈之遥。
这小山村背山靠水。风景甚是秀丽。只是坐在这茅屋之中的三个人却都是提不起观赏的兴致。
这三个人俱都是一袭青衣,脸上带着风尘之色。似乎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而来。
其中一人满脸的络腮胡子已经将整个脸孔遮的严严实实。浓密的毛发之下只露出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
这大胡子看上去年岁不大,也就只有三十余岁的样子。
另外两个人都是獐头鼠目,两撇小胡子,看上去甚是猥琐。
两人颜容衣饰都是一模一样,似乎是一对双胞兄弟。
这二人看上去岁数也不太大,只有二十七八的样子。
三个人都是神情紧张,望着面前一张四四方方的桌子。
那一张桌子似乎是柏木所制。倒也并无任何特异之处。
柏木桌子上只是摆着一个奇形怪状的物事。
那物事只有两尺来长,前头是一个类似锄头的物事,后面连着一根两尺来长的铁棍。
这三人就看着这奇形怪状的物事,脸上神情都大为紧张。
屋外的阳光透过茅屋的缝隙射了进来,照在柏木桌子上哪一个奇形怪状的物事之上。发出一股黑沉沉的乌光。
良久良久,那双胞胎兄弟之中的一人道:“齐老大,你看这东西真的是点穴撅?”
那大胡子犹豫了一下道:“我看像。——到底是不是我也说不准。”
这大胡子姓齐叫齐云坚。乃是这靠山村的村民。而那双胞胎兄弟复姓欧阳,一个叫欧阳平,一个叫欧阳凡。乃是这大胡子齐云坚的朋友。
这大胡子齐云坚自小便四处游荡,不务正业。于是也结交了许多狐朋狗友。
这欧阳兄弟便是其中之一。
这三人自打相识以来,便是臭味相投。每日里四处偷鸡摸狗,玩的是一个不亦乐乎。就这样便过去了十余年之久。
虽没致富,但也未饿死。
这身为老大的齐云坚便有些郁闷起来。眼看着这四处盗贼纷起。这齐云坚便也有了一个念头,要投奔李闯,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只是齐云坚扫听一番之后,听闻要投奔李闯必须要有一个投名状。
这投名状可以是大明兵役的人头,也可以是金银财帛之物。否则的话,即使进了李闯的军营,也是只能做一个兵卒而已。
齐云坚听闻之后,不禁心中暗骂:“这李闯也太不是东西。不是说有那么一句话吗——杀牛羊,备酒浆,开了城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粮都不要,为什么还要投名状?看来也是虚有其名。”
只不过为了以后的功名利禄着想,这投名状还不能不献。
这齐云坚便召集欧阳兄弟前来商议。
杀明兵?
似乎那明兵都是成群结队,鲜少有一个人独往独来的。而且即便遇到一个独往独来的明兵,恐怕以这三人蛮力也打不过一个全副武装的明兵。
欧阳平试探着问道:“咱们三个打一个还打不过吗?”
齐云坚一颗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连声道:“不行不行,你奶奶的老子还想再活几十年呢。去李闯那里,也是为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没理由的送了性命。没别的法子吗?”
欧阳凡摸了摸鼻子,犹豫了一下道:“有倒是有,不过还是有一点风险。”
齐云坚瞪大眼珠,道:“什么风险?还有比杀一个明兵的风险大吗?”
欧阳凡嘿嘿一笑道:“风险虽没那么大。不过这是要对付的不是活人?”
齐云坚倒吸一口凉气,道:“不是活人,难道是死人僵尸?”
欧阳凡点点头,道:“正是。-咱们这投名状只有两个法子,要是不想杀明兵,只有拿一些红货献给李闯。”顿了一顿,欧阳凡又道:“你看咱们这三人哪像有红货的样子,再说了,咱们这附近也没有听说有什么富豪财主,即使有,也早被那些义军抢干净了。”
齐云坚一拍大腿道:“你说的是啊,那咱们怎么办?”
欧阳凡眯起眼睛,低低道:“为今之计,只有去西边一百里外”
齐云坚皱起眉,喃喃道:“西边一百里外,你是说那座公主坟?”
欧阳凡点点头,道:“正是那公主坟。听说那公主坟是大宋时候的一位公主,里面一定有不少红货,咱们取了来,献给李闯,说不定便能封个一官半职。”
齐云坚和欧阳平对望一眼,缓缓点了点头。过了片刻齐声道:“此计可行。说不得,咱们现在就走。省的夜长梦多。
欧阳凡笑着道:“齐大哥,你现在不怕那死人僵尸了?说不定那公主坟里面还有女鬼呢。把你留在那里做他的地下驸马呢。”
齐云坚哈哈一笑 道:“老子怕是怕,只不过冲着那墓里的玩意,这胆子嘛也要大上那么一回。”
欧阳凡也是陪着哈哈一笑。
齐云坚一挥手,便欲站了起来,招呼二人。前去那一百里外的公主坟,探看一番。
欧阳凡急忙伸手拦住。
齐云坚眉毛一竖,道:“怎么?”
欧阳凡笑嘻嘻的道:“齐大哥莫要着急,你看这个是什么东西?”说着便从随身带来的一个包裹之中取出一件物事,放在面前的这张桌子上。
那一件物事有两尺来长,前端便像一个锄头一般,看上去甚是古怪。
齐云坚瞪着那件物事,足足看了有一盏茶的功夫。
欧阳兄弟站在一边,两个人心中都是七上八下。
齐云坚终于开口道:“你这件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欧阳凡回头看了看茅屋的窗外,透过茅屋的缝隙,只见四下里并无人踪,只有山风不时掠过树梢,发出呼呼的声响。
欧阳凡这才回过头来,低低道:“这个就是从那公主坟外面石碑后面得来的。”
齐云坚脸色更加沉了。
欧阳凡低低道:“大哥,这个到底是什么物事?”
齐云坚沉声道:“这个好像是点穴撅。”
欧阳兄弟都是一怔。——点穴撅?
这两个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点穴撅是什么东西?
两个人齐齐望向齐云坚,目光之中满是疑问。
齐云坚沉声道:“这点穴撅说来话长,是一件盗墓的工具。我只是曾经听人说起过,这点穴撅盗起墓来,得心应手,是一件盗墓的利器。”
欧阳兄弟心中疑惑,俱都将目光望向桌子上的那一把点穴撅。
三人目光俱都落在这点穴撅之上。
良久良久,欧阳平低声道:“齐老大,你看这真的是点穴撅?”
齐云坚 犹豫了一下道:“我看像。——到底是不是我也说不准。”
欧阳平眼珠转了几转,沉声道:“咱们不管它是不是点穴撅,先去哪公主坟看看再说。”
齐云坚点点头,道:“这点穴撅既然在那公主坟附近出现,想必已经有人比咱们先到了那里,事不宜迟,咱们等到天黑这就去吧。”
欧阳兄弟都是点点头。
三人等到夜晚,草草吃过晚饭。眼看暮色四合,四野漆黑一片。这才悄然无声的从茅屋之中溜了出来。
临出茅屋之际,欧阳凡还摸了摸背在背后的那一杆点穴撅,心道:“既然齐老大说这杆点穴撅是一件盗墓的利器,那一会到了公主坟那里,说不定就用得上。”
三人看看四下里无人,于是就加快脚步,向西而去。
走到三更时分,月上中天的时候这才来到那公主坟所处的荒野边缘。
远远望去,只见前方数十丈外一座大坟足足有二十余丈,伫立在荒野之中。看上去诡异而又雄奇。
三人站定脚步。
欧阳凡指着那一座大坟道:“大哥,那就是公主坟了。”
齐云坚点点头。心里募地紧张起来。手心里也出了汗。
这公主坟自小便听乡邻说起过,只是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齐云坚正要说两句话壮壮胆。忽然听得背后数百丈外似乎有一阵咚咚咚咚的声音远远传来。
这声音说是人的脚步声却又不像,说不是吧,在这暗夜之中又有什么物事从此经过?
三个人面面相觑,俱都是头皮发炸,手足冰凉,心中俱都在转着一个念头:“来的是什么?是人还是鬼?”
一时间,三人俱都没了主意。
此时此刻,中夜时分,四下里俱都是一片死寂,只有夜风从旷野之上呜呜的吹过。
而那咚咚咚咚的声音还在不断的向三人所站立的方位响了过来。
那声音就像踩在三人的胸口上一样,咚咚咚咚——
欧阳凡抬起头,望向齐云坚,和欧阳平。
只见二人此刻也正望着自己。
就着惨白的月光望去,三个人脸上也都是惨白色的一片。三人脸上都是恐惧异常。
欧阳平颤声道:“齐老大,不,不不会是真的有鬼吧?”
齐云坚咽了一口唾沫,沉声道:“有个屁鬼。”这一句话说出来,便连他自己也不相信。
欧阳凡低声道:“齐大哥,咱们去那石碑后面躲一躲。”
齐云坚点点头,三人都是不再说话,飞步向那公主坟奔了过去。
转瞬间便即奔到那公主坟前面。
公主坟面前有一座十来丈高的石碑,石碑下面是一个石雕赑屃。
赑屃上面驮着重重的石碑。
三人俱都躲在那石碑之后。
这石碑甚大,三人躲在后面还绰绰有余。
三个人屏住呼吸。躲在石碑后面。过了片刻,只听那咚咚咚咚的声音正自由远而近,缓缓向这里走了过来。
齐云坚心里紧张异常,暗暗骂道:“老子不会这么点背吧。刚说到这公主坟偷些东西,就遇到这么奇怪的事情。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不成?”
欧阳兄弟心里也是暗暗祷告,莫要被那恶鬼缠身。祈求那可怖的声音早些离去。
奇怪的是,那声音竟似循着三人的踪迹而来。
三个人大气也不敢出,躲在石碑后面,浑身不住发抖。
只听得那声音渐渐走到这石碑前方。
三个人的心脏都似乎要跳到嗓子眼。忽听一个低沉而沧桑的声音道:“在这歇歇吧。”
另有一个稚嫩的童子音道:“是,师傅。”
躲在石碑后面的三个人这才心里一松,心道:‘既然是人说话,想必不是鬼了。”
齐云坚大着胆子,将头悄悄探出石碑,向石碑前方一望,这一望,差点将齐云坚吓掉三魂六魄。
龙生九子
只见一双无神的眼睛此刻正定定的望着自己。
那一双眼睛里丝毫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
那一双眼睛之中此刻带来的似乎只是死亡。
齐云坚望着那一双眼睛,似乎望着的是来自地狱里的恶鬼。
齐云坚一颗心在那一刹那似乎都停止了。
欧阳凡看见齐云坚探出头去,这一望竟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心中奇怪,心道:“既然石碑前方传来的是人声,便无足畏惧。于是站在齐云坚身后,也探出头去,这一望便看见那一双眼睛,那一双无神的眼睛定定的望着自己。
欧阳凡吓得险险叫出声来,一个屁股坐了下去。
躲在二人身后的欧阳平急忙伸出双臂,将欧阳凡一把抱住。这才没有发出声音。
三个人就那般姿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冷汗从身上一滴滴落了下来。
只听那石碑前面一阵擦擦擦擦的脚步声响,片刻之后便没有了一丝声音。
又过了片刻之后,忽听那石碑前方那一个童子声音道:“师傅,这个大王八好大。”语声稚嫩,似乎这个童子只有七八岁的光景。
此时,齐云坚已经回过神来。齐云坚再也不敢和那一双无神的眼睛相望,慢慢的转过身来,向欧阳兄弟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二人蹲了下来。
石碑前方随即又传来那个苍老的声音道:“这个不是王八?”
那个稚嫩的童子声音道:“不是王八吗?那是什么?”
那个苍老的声音呵呵一笑道:“这个叫做赑屃。”
那个童子道:“赑屃?赑屃是什么?”
那苍老的声音道:“这赑屃嘛。便是龙的儿子。相传,龙有九个儿子,这赑屃便是龙的第一个儿子。”顿了一顿,那苍老的声音继续道:“这赑屃长的形如乌龟,能够负重,所以这一般陵墓上的石碑便让它驮了。”
那童子道:“哦,是这样啊,那其他几个呢,都叫什么名字?”
那苍老的声音笑道:“你这娃娃,还挺好学的嘛,哈哈,那第二个便是螭吻,龙而无角,其性好吞,你看那寺庙里的屋脊两头便是这个螭吻。
老三是蒲牢,形似龙而体形小,其性好吼,故用以为钟纽;
老四是狴犴,形似虎,平生好讼,常装饰在古代监狱门头上;
第五个叫饕餮,贪饮食,故以图饰于鼎器之上;
第六个趴趿, 形似狮其性好水, 多雕于桥的横梁头上;
老七是睢眦,平生好杀,好发怒瞪眼,古时刀、剑的吞口常饰以此子;
老八叫狻猊,好坐,常被置于佛座下,香炉顶上;
最小的叫椒图,因为最小所以比较娇惯,平常无事便睡觉,古人让它看门,所以宫殿庙宇大门上常有铜或铁铸成的一个衔环的兽形头衔,那便是它。 知道了吗?”
那童子嘻嘻一笑道:“知道了,师傅。”顿了一顿,那童子又问道:“师傅你看这石碑后面那一座大土堆又是什么来头?”
齐云坚和欧阳兄弟听着小童不住询问,心里暗暗着急。
欧阳平伸出手,在那石碑上轻轻写了几个字,这几行字写的极轻极微,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然后指给齐云坚看。
齐云坚凑过头去,只见欧阳凡适才写到石碑后面的几个字是: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齐云坚脸露惧色。伸出手在那石碑上也写了两个字:僵尸。
僵尸?
欧阳平脸上露出疑惑。转过头来,望了望欧阳凡。
欧阳凡也点了点头,张开口,无声的道:“是僵尸。”
欧阳凡口语道:“好像不止一个,很多很多僵尸。”
欧阳平只觉得嘴里发干。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三个人躲在赑屃石碑之后,内心都是忐忑不安,实是内心期盼那老人小孩带着那一大群僵尸早些离去。
这般下去,躲在赑屃石碑之后,和一大群僵尸一碑之隔,早晚会被这些僵尸吓死。
铜铃
三人心中都是暗暗打鼓,暗自盼望那老头和小孩带着僵尸离去,便在这时,只听那个苍老的声音笑道:“咱们歇这一歇已经够了,该上路了。路上我在详细的告诉你。”
那童子道:“好的,师傅,咱们这就走吧。”
随即石碑前方便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跟着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
脚步声咚咚咚咚的向西而去。
齐云坚和欧阳兄弟耳听得那脚步声向西而去,心中大喜,心道:“这骇人之物终于离去。”三人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忍不住从那赑屃石碑后面探出头去,向那老者和小孩离去的方向望了过去。
只见夜色凄迷,月光匝地,惨白色的月光照耀之下,一个驼背老者身穿一袭青衣,手中提着一个铜铃,轻轻摇晃。
那铜铃便发出一阵低低的声音。
那声音若有若无,细细可闻,听得久了,似乎让人心襟微荡。魂魄轻摇。
老者浑身散发出一股古怪的气息。
齐云坚不敢再看,向那青衣老者身后望去。只见在那青衣老者身后有七个人。
七个人俱都是头上戴着高筒毯帽,压住眉际。额前脑后垂下来一张黄纸。
纸上似乎写得有字。
这七个人被一串草绳相连。一蹦一蹦的向前而行,每一蹦便发出咚的一声。
七个人同时起步,同时落地。是以便发出咚咚的脚步之声。
月光之下,看得甚是诡异。
七个人背后便是一个小孩。看那小孩身高也只八九岁的样子,梳着朝天一柱香的小辫,跟在七个人的身后,口中不住低低念叨着一些什么。
这一行人看得齐云坚和欧阳兄弟是心中怦怦直跳。
三个人目光被这一行人所吸引,竟是无法将眼睛收了回来。
只见那七个人之中的最后一个人脑后的黄纸被夜风一吹,飞了起来。落到一边地上。
那小孩随即口中道:“师傅,停一下。”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未完待续……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限制,只能连载到这里,赶快猛戳下面二维码和链接,继续观看后面的内容吧!
下载鬼吹灯前传.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广告合作|小黑屋|网站客服|法律声明|Archiver|触屏版|APP| 桂林生活网

桂林生活网(Guilinlife.com)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iscuz! ( 桂B2-2004000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桂林人论坛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