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人论坛

查看: 3237|回复: 2

“千山观”三字的“书”、“镌”之辩

[复制链接]

157

主题

815

帖子

2866

积分

精华
0
魅力
70
金币
218
注册时间
2008-10-31
发表于 2019-1-6 14: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桂胜》微瑕遗缺撼——“千山观” 题刻纪年之谜(续)
《桂胜》“千山观”条的“微瑕”在于忽略了考校书者李曾伯的基本简历,遂有纪年之误,但未及镌者是谁《桂林石刻》认为三字书者为张孝祥,镌者为李曾伯是否准确?考察史载文献,李曾伯曾两次度主政广西,一是淳祐九年(1249)知静江府,兼广西经略安抚使,淳祐十一年(1251)移官京湖安抚制置使离桂。
二是宝祐五年(1257)春官荆湖南路安抚使,兼知潭州。十一月初奉敕兼节制广南,任责边防,十二月初奉敕移司静江府。宝祐六年(戊午)正月启程,三月抵达静江府视事,景定元年(1260)五月离任。
在以上期间内,李曾伯在桂林留下了8方摩崖石刻,两次与千山观有过关联,一次是淳祐十年(1250)四月十日领幕友、携弟及子侄等八人游西山,有题名摩崖在西山千山观前,另一次是開慶元年(1259)夏六月二十一日与同僚四人“載酒千山觀”,有诗并序隐山北牖洞摩崖刻石。李曾伯镌刻“千山观”三字的年份有可能在这两次之中,但笔者认为更大的可能性是宝祐六年(戊午)。理由是当年三月春,李曾伯到任后即遵旨重修静江府城,期间“都统制御带朱广制以城役余力,因民之请”,重建湘南楼、重建城隍庙、重修吕公岩等一些非军事建筑。一切相关事宜皆由朱广用操办,唯有將西山寺的“圣佛像”迁移城内以避“劫火”一事系李曾伯嘱办,“千山观”三字或“因寺僧之请”镌刻于此时(详见李曾伯《可斋续稿》)。总之,李曾伯与“千山观”三字的“书”或“ 发生关联,只能在淳祐九年(1249)至景定元年(1260)之间。
那么,李曾伯究竟是“千山观”三字的“书者”还是“镌者”呢?
笔者设想张孝祥“题写了‘千山观’三个大字留待志愿者摩崖刻石”,依据的是《桂林石刻(上)》相同条目,综上所述则存在一大疑点。首先是张孝祥若题写了“千山观”三个大字,没必要“留待志愿者摩崖刻石”,完全可以命匠镌刻,若囊中羞澀,“置酒巖上,諸佳賓客咸集”为他饯行的继任者张仲钦自会解囊相助(见《朝陽巖詩序》)。其次是若张孝祥生前留下三字墨宝,他世弃后广南西路历十几任“桂帅”、知府等高官和众多旅桂名流,以及西山寺观历届主持,居然无一热心人镌刻其所遗三字墨宝,乃至80余年后才幸逢李曾伯,已令人困惑;况且镌刻“千山观”三大字而无其它如墨宝由何而来、藏者姓氏等文字稍示因由,似乎也不怎么说得通。据此,笔者认为《桂胜》“李曾伯書”当属可取——如果,而“镌者”当是筑城工匠中的刻字师,故不留名。
【注:前文李曾伯曾三度主政广西之“一是淳祐六年(1246)三月知静江府。闰四月以谏论落职去”一说,系参考专业论文而来,后经查对正史,淳祐六年李曾伯因谏论落职后居家三年未出,淳祐九年(1249)才出任知静江府。特此更正。】

157

主题

815

帖子

2866

积分

精华
0
魅力
70
金币
218
注册时间
2008-10-31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 22: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都统制御带朱广制以城役余力,因民之请”,重建湘南楼、重建城隍庙、重修吕公岩等一些非军事建筑。

157

主题

815

帖子

2866

积分

精华
0
魅力
70
金币
218
注册时间
2008-10-31
 楼主| 发表于 2019-1-31 20: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桂胜》“李曾伯書”当属可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广告合作|小黑屋|网站客服|法律声明|Archiver|论坛APP| 桂林生活网

桂林生活网(Guilinlife.com)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iscuz! ( 桂B2-2004000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桂林人论坛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