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人论坛

查看: 1506|回复: 1

《颜鲁公逍遥楼三大字碑》

[复制链接]

394

主题

1773

帖子

6812

积分

精华
0
魅力
72
金币
459
注册时间
2008-10-31
发表于 2020-1-13 20: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走出溪峒 于 2020-1-13 20:20 编辑

        《颜鲁公逍遥楼三大字碑》
                        (清)许儒龙
        鲁公书法绝世无,密行小楷书麻姑。
        干禄争坐见行草,银钩铁画精神殊。
        我昔南游购三纸,始勤终怠临摸疏。
        此日惊见此大字,神彩奕奕难形模。
        逍遥楼圮亦已久,鬼神呵护存山隅。
        世人临池欧柳贵,亦颇争嗜褚与虞。
        后来纷纷取姿态,譬彼娇女惭非夫。
        公性刚方笔劲挺,众中南面当称孤。
        野寺僧廊此增重,颓垣败瓦逾名都。
        犹恨碑旁半崩剥,当时岁月空模糊。
        学书不成余已老,平生向慕聊区区。
        徘徊坐卧不忍去,西林欲暝山禽呼。



            清郫诗人许儒龙事迹撮要
                      赵仁春
        清代前期四川的名诗人不多,许儒龙就是其中扛鼎者之一。《国朝全蜀诗钞》说他:“诗笔清雄矫拔,一洗平庸。集中美不胜收。” 张邦伸《锦里新编》卷五《儒林》称:“举博学宏词,与彭乐斋兄弟、蔡雪南等友善。性恬淡,所居扫地焚香,时以一琴一鹤自随,有飘飘出尘之风,著述甚富。” 同治八年刊《郫县志》卷三十二《隐逸》:“美丰仪,博学,通经史。工诗古文。年弱冠为秀才。里居,慨然有经世之志。乾隆元年,以鸿词科征,计偕,入都试而被放。遂遍游大江南北,由武夷山返棹阊门,镌所为《水南诗草》八卷而归,辟其先旧庐,筑野园,起亭台,疏池,养鱼鸟。有鹤天梅海诸胜。著书其中,抱膝长啸。遇春秋佳日,时一出游。近郊村女童稚随其所在,聚而观之,水南亦不以为侮也。”
        许儒龙,字士元,因在犀浦的家名“水南园”,故自号水南。清初郫县犀浦人,先世由江南六合县入川。许儒龙有山庄在彭县今彭州市白鹿山附近。他大约生于清康熙二十七年即公元1688年,卒于清乾隆十六年夏,即公元1751年。终年六十三岁。
        许儒龙虽然少年时代就文名远播,但在科举考试上屡次失意,仅仅做过秀才和监生。清雍正十一年,朝廷因修撰《明史》缺人而延揽天下文学杰出之士,开博学鸿词科,命天下督抚举荐本地文学人才。许儒龙受四川巡抚、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杨馝举荐,参加了乾隆元年进行的博学鸿词科考试。当年参加考试的,江南省有七十八人,浙江省有六十八人,四川却只有许儒龙一个代表。此处不仅可以看出当时四川的文化凋敝,也显出许氏的出类拔萃。这一次,许儒龙的运气也不好,他半路感染了霍乱,在北京考试期间因病重未能考完,当然未能考中。此后,他绝意功名,四方作幕僚,留心山水。从此足迹半天下,关中、湖湘、洞庭、庐山、鄱阳、武夷、三峡等处,莫不游历吟啸,所过之处,多有诗篇。
         许儒龙生性狷介,不大与一般人来往。乾隆《郫县志》说他:“许君工文砥行为邑士冠,司斯土者罕觏其面。即闻其名而强致之,咫尺之间亦倏然自远。狷介之风令人生慕。”他的朋友大都是一方文豪名士,著名的如丹棱彭端淑兄弟;新繁杨宏绪、杨玉山兄弟;彭门张希先、张学先;华阳毛翥苍;崇宁蔡时田、蔡时豫;温江韩崃。
杨宏绪、毛翥苍和蔡时田等都是许儒龙的同学,杨宏绪做过福建按察使,许儒龙还作过他的幕僚。毛翥苍当过州同知,蔡时田更是进士出身,做过方面大员。他们之间关系密切,杨宏绪和蔡时田都是毛翥苍的妹夫。现存许儒龙诗集多有与这些人的唱和。
         许儒龙从年幼时就喜欢梅花,四方搜求佳种,几乎把他的“水南园”种满。他们曾在故蜀王府旧址采回一株梅树。有一种绿萼梅还是他从江南的平望镇带回来的。他外出旅行,也以诗别梅花:“花若有情能忆我,南枝休向早春开”。现存许氏咏梅的诗尚有三四十首,咏其它花草的诗的总和也没有梅花诗多。
许儒龙自从在杨玉山兄弟处求来一只鹤后,就喜欢上养鹤。专门为鹤在院子里凿水池。他一次前往福建,家里的鹤被人强取去不还,他又从福建买两只幼鹤千里迢迢从水路载回来。曾作《养鹤说》纪其事。水南园中一小堂名为“梅海鹤天”,可见其对梅与鹤的看重。
         水南园在郫县犀浦西村。“葺堂构书屋,益种花木,梅三百余本。绯桃文杏海棠木樨类亦数十本。兰蕙畹列,菊以畦种,牡丹如欧阳公所记者略具,芍药诸名品半之。”所种花草可谓丰富极了。因为此园在郫水之南面,故名“水南园”。水南园中除了“梅海鹤天”堂,还有“淇渌”亭,因《诗经》有云:“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许父曾告诫他说“学必先志,志以澹成”,故名其书屋为“澹志斋”,并作《澹志斋记》。
        许儒龙现存诗歌七百来首,可谓丰富。诗歌题材亦广泛,然以旅行纪游和赠答亲友、田园闲居为大宗。魏秀仁《水南诗文集序》说他“凡所经历,邮程关隘、祠墓园林,探索幽邃俯仰古今。山之峙也,水之六也,风云之变幻也,烟雨之空濛也,平原之放旷也,大泽之窈纡也,经途之险阻也,旅舍之寂寥也,若有意若无意,万象包涵,一毫挥斥。”许儒龙作《毛翥苍出塞诗序》也表达了他对纪游诗的看法:“宇宙间探奇领异,原以留待名流。而作者欲图不朽,亦必有得于寻常识解之外。”这不仅是表彰毛翥苍的诗歌有奇气,也是夫子自道。此举一二以见一斑。
纪游诗以《行舟》为例。
        行舟当涨落,处处凛春冰。石出滩增势,沙高岸屡崩。
        凝眸伤地迥,清啸有崖应。惆怅江中屿,乘流未可登。
        田园诗以《幽居》为例。
        大隐非吾事,幽居浪得名。一园秋草色,百树晚蝉声。
        迹未侔嘉遁,心还养太平。徜徉梧竹底,落落正无营。
        许儒龙是著名诗人,亦“慨然有经世之志”。今存其乾隆八年《上杨抚军言夷事书》指出当时四川最重要的事务以治理西山少数民族为最急。文中说:“某思蜀地之事久如棼丝,而方今要务则驭夷为急。夷之在他处者,其势犹小,其患犹缓。而在西山者,势大而祸速。”同时提出预防治理方案:“及兹尚未蠢动之时,设兵防险,预以遏其觊觎之心而阻其跳踉之气,则将来我兵不必大出,国帑不至虚縻。所谓消患于未萌而以不战制敌也。”应该说,“消患于未萌而以不战制敌”的看法是相当有远见的。可惜,“抚军欲以其策上闻,幕府诸人谓书生所见,不过张大其词,以耳为目耳,两金小夷何敢然。议遂寝。”哪知这一切不幸言中。过了几年,金川反,并且反复数次,“由是西陲用兵越四十春始平定”,国家由此严重内耗,财政亏空,逐渐走下坡路。如果当初采用了许儒龙的预防方略,当不至于此。
        大概因为雍正六年戊申(公元1728年)五月初九夜都江堰决口造成的灾情,许氏极留心四川的水利。他跋山涉水考查,写成《江源考》、《四川水道考》和《都江堰考》。通过考查本地的河流水利,提出不少极有价值的看法,至今还有实际意义。
        许儒龙某次从福建归来,刊刻自编诗集《岷南诗草》。他去世后,毛翥苍在自己的诗集后附录了两卷许儒龙的《水南诗集》。李调元《蜀雅》和孙桐生《国朝全蜀诗钞》都把许儒龙的诗歌作为收录重点。其后,乾隆、嘉庆及同治《郫县志》均有专篇记许儒龙,并大量收录许氏的诗文。另外,因许儒龙常往来彭县和崇宁县,故有不少的诗作收入嘉庆及光绪《彭县志》,嘉庆和民国《崇宁县志》。
        许儒龙晚年萧索,身后凄凉,“所有老屋梅花、渔矶鹤渚尽为债家所有。”许氏好友韩崃在许去世后作《过许水南先生废宅》八首,写尽许儒龙生死遭际。其一云:
        丁卯桥西处士庄,昔年长此恋壶觞。
        千寻老树裁幽壑,十里溪云压短墙。
        闻道梅花香似海,听残鹤唳月窥廊。
        兹来未减清狂兴,落日无边蔓草荒。
又云:
        台榭都归想像中,百年佳话付清风。
        愁看槛外生禾黍,方信人间有困穷。
        鹅鸭喧呼来水面,牛羊次第入花丛。
        天乎于女不为薄,此语辛酸竟一空。
        许儒龙去世后,毛翥苍、高白云、胡德林三人见许氏“坟地低洼下,恐被水濡,谋为改迁。”后来,高毛二人“于东山蓝家场得地一所舁征君柩葬焉。”
        咸丰五六年间,许儒龙的曾孙许天禄汇编许儒龙的诗文,刻《郫犀许水南征君诗文集》四卷,是目前收许儒龙诗文最多的集子。
        据《咸丰朝实录》卷三百三:“咸丰九年。己未。十二月。…甲寅…予四川故徵士许儒龙……入祀乡贤祠。”这是许儒龙身后最高的褒奖了。这个身后哀荣,极可能是其曾孙许天禄于咸丰六年刻成《许水南征君诗文集》后申报当道,为先人争取到的。

394

主题

1773

帖子

6812

积分

精华
0
魅力
72
金币
459
注册时间
2008-10-31
 楼主| 发表于 2020-1-14 20: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蒲中杂咏 逍遥楼
(宋)趙鼎
元龙高兴绝尘寰,笑傲乾坤眼界宽。
斥鴳鹍鹏俱定分,行藏何用倚栏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广告合作|小黑屋|网站客服|法律声明|Archiver|论坛APP| 桂林生活网

桂林生活网(Guilinlife.com)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iscuz! ( 桂B2-2004000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桂林人论坛客户端